中国艺术学院文学小说站>都市小说>如何逐步沦为家主的老婆 > 第十九章 归去(/对镜/面对面/骑乘/玩R/亲吻)
    裴子渊见到安霖被泪水湿润的眼睛,不知为何,心底竟有种暴虐的情绪产生。

    带着薄茧的手指按压在安霖俏嫩的龟头上,不断碾压着前端敏感的马眼,淅淅沥沥的汁水从马眼处流出,湿润了裴子渊的扳指。

    安霖看着镜中人,他不着寸缕,然而他的身后人却衣冠整齐,两人连接处一片泥泞,沾染到身后人的华服上,小美人的脸满脸春潮,像是被肏发情的母猫,同春闺楼里的妓子如出一辙。

    然而罪魁祸首裴子渊除了胯下狠狠地顶弄,激烈的性事仿佛与他无关,他仍是那个风度翩翩的裴家二公子。

    突然间,小美人纤细的身子被迫起伏,深处的骚点被硬得如同铁柱的大鸡巴碾压,如窗外密雨般肏弄,身后的男人对小美人的身体无比熟悉,软嫩的甬道不停地被抽插,淫水被大鸡巴插得喷涌而出,前端的小玉柱已经喷无可喷,只能干硬着,随着动作左右摇晃。

    淅淅沥沥的水渍从原本光亮的铜镜面滑落,模糊了两个人的身影,但也无法掩饰这样香艳的场景。

    “哥,哥,啊啊!”安霖眼看着自己骚红的屁眼被紫红粗大的孽根顶弄着,身体里的巨根被自己的骚水泡得水汪汪的,丝滑地进出着自己的身子,如入无人之境。

    安霖受不了自己这样被人肏弄的样子,闭上眼睛仰头斜靠在裴子渊精壮的手臂上,裴子渊见他这个样子,低下头轻轻吻住了他,还舔了舔安霖干裂的嘴唇。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俩都坦诚相见多少回了?”裴子渊笑了笑,温柔地拭去安霖脸上的泪水,胯下的动作也变得轻柔。

    在镜子里,小美人彻底变成了裴子渊的鸡巴套子。

    身后的男人终于放弃了双腿大张的姿势,把人放在身下,面对面的肏。

    纤薄的胸膛上傲立着一双嫩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上下左右的摇晃,男人被解放的双手一把握住嫩乳,不断晃动的骚奶头只能可怜巴巴地被禁锢住,奶头慢慢地变硬,娇柔地戳着男人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