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学院文学小说站>都市小说>如何逐步沦为家主的老婆 > 第十章 三公子(/捆绑/TX/求/晕过去/温泉lay)
    在上位的男人仔细的端详这身下的小美人,安霖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全身赤裸跪趴在池边,双腿大开。不知是因为拂过的冷风,还是绵密的快感,身体轻轻发颤,如玉般嫩滑的肌肤泛着水光与淡粉,大腿到嫩屁眼处依旧泛着上次被鞭挞后的余痕。

    男人眯起狭长的凤眸,若平日大家称裴二公子为面如玉冠,庭如满月,君子气派,则此时沉浸在情事中的裴二公子则无不透露出邪气,仿佛要把身下人吃干抹净为好。

    蒸腾的水雾使湿热的触感不断升温,裴子渊呼吸灼热,握住安霖白细的腰肢,压在他光洁的后背上,先是嘴唇轻轻略过背脊,后是不断舔舐着,舌头在肌肤上来回吮吸,从肩到后腰,一路流下梅花状的痕迹。

    安霖的小巧的肉柱早就在寒风中傲然挺立,后穴被激得淌水,只感觉到后面的臀肉被掰开,一个有点粗粝又柔软的东西掠过自己的小穴。

    裴子渊正埋头在小美人肥美的臀肉中,舌头钻进肉感十足的逼穴里,肿大鲜艳的肉唇被肆无忌惮地舔舐着。

    安霖第一次被人这样舔穴,架不住双腿发软,整个人瘫软在湿透的石头上,脚趾蜷缩着,生理性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无助地发出呜咽声:“呜嗯......好痒......”

    淫水从幽秘的小洞里流出,粗粝的舌头抵进逼穴里,舔舐着穴中的壁肉,小穴哪受得了这种折磨,安霖只觉得后穴的肉壁骚痒无比,只想来根大棍子好好的止止痒。

    舌头狠狠扫过壁肉的骚点,安霖的小身子猛得一痉挛,小肉逼顿时喷出一股水流,与此同时,前端的性器也一同射出白色的浊液。

    被喷了一脸水的裴子渊却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很享受自己的小美人轻易的就被自己弄高潮了。

    安霖喘着气,只觉得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但短暂的快感后是无尽的空虚,这种空虚的感觉驱使着安霖自动送上自己的屁股,又媚又淫的样子像是已经被情欲控制,全然忘记自己的双手还被牢牢地捆绑着,细细喃道:“裴二公子......进来......”

    “什么进来?随便拿根树枝也能进来吗?”裴子渊压在安霖身上,用自己紫红色青筋勃发的大鸡巴狠狠的蹭着安霖早已软趴趴的小鸡巴。

    “好痒......好痒......裴二少的进来......不要树枝,呜呜!”安霖用尽全身力气才憋出一句不完整的话,小穴深处的骚痒啃噬着他的心智,后穴一张一缩的,极力讨好着身后的人,然而身后的人却无动于衷。

    “叫我什么?你要我的什么?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给你?”裴子渊虽然自己也硬得爆炸,但还是坚持让安霖把自己想听的话说出来。

    “哥哥......求您,用......”安霖的脸此时红得能滴血,全身仿佛柔软无骨,温暖的泉水刚好拍打到臀部,像是强烈的催情药,透明的液体不断溢出体外,“大鸡巴肏我。”

    “好,这可是你说的。”裴子渊手臂的青筋暴起,汗水混着池水落在强健的肌肉上,灼热的龟头早就不断冒出粘液,对准不断摇尾乞怜的屁眼。

    粗壮的阴茎缓缓推进逼穴,周围的穴肉就迫不及待地紧紧裹住,肠肉蠕动着,像是迫不及待地邀请着大鸡巴往深处。

    但裴子渊却像是没感受到身下人的热情邀请,只吃进去龟头,折磨般地浅浅动两下,就停滞不前了。

    “哥哥,呜呜......”安霖回头,桃花眼满含水波,央求裴子渊给自己一个痛快。

    裴子渊对他微微一笑,笑容里满是亵玩的意味,磨穴般一点点的让后穴吃完大阴茎,在浅浅肏了两下,每动一下,身下的小美人就发出一声短促的呜咽声。

    裴子渊的手一紧,猛得就往深处进军,如此强烈的鞭挞让安霖始料不及,大鸡巴往嫩穴深处顶,顶到深处又全根抽出,如此大开大合,顶得鲜嫩的小屁股泛起规律的臀波。

    囊袋响亮地拍打在嫩屁股上,撞得雪白的屁股一阵通红,透明的膻液浸透俩人的交合之处,高速的拍打把粘液都捣成了白浆,溅得到处都是。

    安霖被顶得又高潮了,小小的玉柱喷出了一股股白浆,最后喷无可喷,只能可怜地挂在身下,随着晃动不断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