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之初,伍葭年诞下一子。

    “新添一子,可喜可贺。”

    谢韵卿听闻此事,特地从京城赶来伍府。

    伍府的侍从搬运着裴府的贺礼,整个府邸上下好不热闹。

    “成亲不久,小宝便有喜了,裴伍果然是天赐良缘,这么快就添新丁了。”伍姜氏笑得合不拢嘴。

    伍姜氏刚开始怕裴安霖觉得其中有猫腻,但现在来看,裴安霖不但没计较那么多,还把伍葭年照顾得很周到。

    裴安霖和伍葭年结为连理,成为了一桩美谈,对两个家族的事业都很有帮助。

    再加上裴安霖貌若潘安,又温柔体贴。

    那么好的女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所以伍姜氏豪掷千金,给裴安霖买了座好山好水的房子。

    “裴府有这样的喜事,自然也是要隆重庆祝的。但现在邤州西南战事告急,恐怕无法如期举行。”

    “因为商道之事吗?不是之前鹏城已经谈妥了吗?”

    “税率改革,鹏城本就人员杂乱,牵一发而动全身,还需伍府多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