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了吗?裴家老爷纳了新妾,是春闺楼里名扬天下的歌姬!”

    “纳妾?裴家夫人不才刚故去吗?丧期都未过,还纳新妾?不合礼数啊!”

    “唉,今天府里的采买和我说,老爷觉得自己久病缠身,要找个人来冲喜,那位八字合婚,裴家就纳了!你可别和别人说!”

    邤州裴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是盘踞在一方的世族豪强,朝廷也要畏惧三分的存在。裴家代表着取之不尽的财富和一手遮天的权势,日日门庭若市,都是希望得到裴家青睐,来年生意兴旺的人。

    如今春闺楼的歌姬安如玉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非议如漫天飞雪。

    安如玉已经入府三日,不仅连抬轿的人都没有,更是三步不出闺门,缠着老爷日日承欢,使得裴家老爷落了个晚年失节,不理家事的名头。

    当年裴家夫人周岁延与裴老爷本就是家族联姻,周岁延头胎就是双胞胎兄弟,大儿子叫裴行远,小儿子叫裴子渊。

    裴老爷终日沉溺在声色犬马中,甚至还带妓子回裴府,周岁延一怒之下把大儿子裴行远带回京城娘家,小儿子留在裴府。

    直到裴行远连中三元,恰逢周家后继无人,在周岁延的垂帘听政下,裴行远逐渐成为周家的掌事人。

    但这种情况下,裴老爷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还更加放肆。

    周岁延与裴家已然是貌合神离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