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学院文学小说站>都市小说>如何逐步沦为家主的老婆 > 第七章 美人蛇(/引导/湿吻/顶到深处)
    “嗯……”就在蛇尾越绞越紧之时,安霖乍醒了。

    他想起身,结果发现自己身躯被人紧紧抱着。

    安霖侧头一看,这不就是刚才的美人蛇!

    虽然样貌相似,但气质完全不同,面前这人就算沉睡着,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气质……

    况且美人蛇有梨涡,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人笑起来有梨涡的样子。

    “该用药了……啊!我什么都没看见!”丫鬟被眼前的景象一惊,放下药急匆匆就快步走出房间。

    安霖这才想起,这是裴二少爷!他竟把美人蛇带入到裴二少的脸!

    反观裴子渊,睡眼惺忪,不着寸缕,一手抓起药碗,一手揽着他。

    “治风寒的药。”裴子渊披了件薄衫,作势想喂他。

    “谢谢裴二少。”吓得安霖急忙接过药碗,一饮而尽,呛得连连咳嗽。

    裴子渊轻拍着,顺着安霖的气:“何必与我客气,你母亲有恩于我,我自然会知恩图报。”

    安霖不动容是假,裴子渊一是收留了他们母子,给了他们安身居所,他已无比感激,二是他快要冻死在山洞时,裴子渊出手相救。现在他岂敢再奢求裴子渊的知恩图报。

    “安霖,你与寻常人不同,你应该知道……”裴子渊越靠越近,炙热的呼吸撒在安霖的唇间,引得安霖睫毛轻颤。

    “嗯……”就在蛇尾越绞越紧之时,安霖乍醒了。

    他想起身,结果发现自己身躯被人紧紧抱着。

    安霖侧头一看,这不就是刚才的美人蛇!

    虽然样貌相似,但气质完全不同,面前这人就算沉睡着,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气质……

    况且美人蛇有梨涡,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人笑起来有梨涡的样子。

    “该用药了……啊!我什么都没看见!”丫鬟被眼前的景象一惊,放下药急匆匆就快步走出房间。

    安霖这才想起,这是裴二少爷!他竟把美人蛇带入到裴二少的脸!

    反观裴子渊,睡眼惺忪,不着寸缕,一手抓起药碗,一手揽着他。

    “治风寒的药。”裴子渊披了件薄衫,作势想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