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学院文学小说站>都市小说>如何逐步沦为家主的老婆 > 第二章 其心渐起(剧情)
    安霖时不时就听说母亲和裴家老爷的传言。

    裴家老爷终日不出房门,听说在纳安如玉之前,就染上了花柳病,现在是一副随时会驾鹤西去的模样。

    但安如玉却不离不弃,勤勤恳恳的服侍在裴老爷身边。

    “婊子装什么贤良淑德?还不是想着裴家家产?”浣衣房的大娘道。

    “对啊,飞上枝头还以为自己是凤凰?前几天好像还被裴二少杖罚了。”另一位年轻一点的小姑娘道。

    “对啊,一进门就得罪裴二少,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咯!”大娘笑道。

    安霖在一旁默默搓着衣服,内心深处充满着酸涩,他的母亲,若不是为了他,绝不会做到如此地步。

    此时,一位身着华服的姑娘闯入浣衣房,指着安霖,喊道:“对,就是你,把这些衣服抱到裴二少的房屋内。给我小心点,敢弄脏弄皱,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好的。”安霖被她来势汹汹的气势给吓到,只敢细若蚊喃地回答。

    “看什么看!赶紧干活!洗慢了小心鞭罚!”琼宝吩咐完安霖,便训斥浣衣房看热闹的人。

    安霖时不时就听说母亲和裴家老爷的传言。

    裴家老爷终日不出房门,听说在纳安如玉之前,就染上了花柳病,现在是一副随时会驾鹤西去的模样。

    但安如玉却不离不弃,勤勤恳恳的服侍在裴老爷身边。

    “婊子装什么贤良淑德?还不是想着裴家家产?”浣衣房的大娘道。

    “对啊,飞上枝头还以为自己是凤凰?前几天好像还被裴二少杖罚了。”另一位年轻一点的小姑娘道。

    “对啊,一进门就得罪裴二少,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咯!”大娘笑道。

    安霖在一旁默默搓着衣服,内心深处充满着酸涩,他的母亲,若不是为了他,绝不会做到如此地步。

    此时,一位身着华服的姑娘闯入浣衣房,指着安霖,喊道:“对,就是你,把这些衣服抱到裴二少的房屋内。给我小心点,敢弄脏弄皱,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好的。”安霖被她来势汹汹的气势给吓到,只敢细若蚊喃地回答。

    “看什么看!赶紧干活!洗慢了小心鞭罚!”琼宝吩咐完安霖,便训斥浣衣房看热闹的人。

    安霖时不时就听说母亲和裴家老爷的传言。

    裴家老爷终日不出房门,听说在纳安如玉之前,就染上了花柳病,现在是一副随时会驾鹤西去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