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惨痛的失恋让我意识到,或许我并不适合这种戏剧化的童话故事,也许我是时候试一试普通的恋爱。在新的王国,我通过熟人的引荐认识了这个国家的公主。

    这是一位典型的公主,她完美符合我在童话故事里看到的公主形象:可爱,善良、举止优雅、永远穿着裙子、永远挂着得体的微笑。

    我立刻坠入爱河,她看上去也对我很满意,我们一起吃饭、出游、看戏、接吻。没有诅咒,没有阴谋,没有任何斗争,有的只是两个陷入恋爱的普通王子公主。我无比确定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公主,等进展到坦诚相见的美好夜晚,她脱下内衬,我傻眼了:

    她居然比我还大!

    “你你你……”我指着她胯下的东西,止不住结巴,“你到底是男是女?!”

    “我的自我认知是女性。”她说。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以为我们的爱能够让你自然地接受这小小的瑕疵。”她羞答答地说,但我可不认为这只是“小小的”瑕疵,“如果你和别人都不一样,你会急着宣扬吗?再说了,长着这么一个丑陋又多余的大东西很辛苦的,穿裤子都不好看,所以我只能一天到晚穿着裙子。”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以男性身份示人?”我问。

    “当男人有什么好的?”她反问,“你们只懂得攀比自己的男性器官,以女性器官为耻,嘲笑、孤立和你们不一样的存在,但生活在女性之中,虽然也有异样的眼光,但我感到更多的是包容、接纳。我为自己是一名公主而自豪。”

    听了她说的话,我知道她一定经历过很多辛酸与碰壁,我想要安慰她,但她摆了摆手,“不必觉得我可怜。要不是我的身体给我带来的特殊经历,我也不会选择从事性别研究。我可是发表了好几篇期刊呢。”

    我的嘴巴张了又合,最终还是没有去问“期刊”是什么玩意儿。我只知道一件事:我们的美好之夜彻底泡汤了。

    两次惨痛的失恋让我意识到,或许我并不适合这种戏剧化的童话故事,也许我是时候试一试普通的恋爱。在新的王国,我通过熟人的引荐认识了这个国家的公主。

    这是一位典型的公主,她完美符合我在童话故事里看到的公主形象:可爱,善良、举止优雅、永远穿着裙子、永远挂着得体的微笑。

    我立刻坠入爱河,她看上去也对我很满意,我们一起吃饭、出游、看戏、接吻。没有诅咒,没有阴谋,没有任何斗争,有的只是两个陷入恋爱的普通王子公主。我无比确定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公主,等进展到坦诚相见的美好夜晚,她脱下内衬,我傻眼了:

    她居然比我还大!

    “你你你……”我指着她胯下的东西,止不住结巴,“你到底是男是女?!”

    “我的自我认知是女性。”她说。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以为我们的爱能够让你自然地接受这小小的瑕疵。”她羞答答地说,但我可不认为这只是“小小的”瑕疵,“如果你和别人都不一样,你会急着宣扬吗?再说了,长着这么一个丑陋又多余的大东西很辛苦的,穿裤子都不好看,所以我只能一天到晚穿着裙子。”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以男性身份示人?”我问。

    “当男人有什么好的?”她反问,“你们只懂得攀比自己的男性器官,以女性器官为耻,嘲笑、孤立和你们不一样的存在,但生活在女性之中,虽然也有异样的眼光,但我感到更多的是包容、接纳。我为自己是一名公主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