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程温在工位上伸个懒腰,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又回去吃?”对面的同事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来,问道。

    “不是。”

    同事惊讶,“你不是嫌弃食堂晚上的都是剩菜吗?怎么突然要留下来吃啦?”

    “难道我就只有回去和留下两个选择吗?”程温笑道:“我出去吃。”

    “等下,不对劲。”另一个同事凑过来,“我怎么记得你大前天也是这么说的?”

    大家一发现有八卦全都不走了,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相亲也没这么频繁的吧,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是谁是谁?我们认识吗?”

    “不会是你之前的相亲对象吧?!”

    “怎么不可能呢?”程温冷不丁接话,“你们随意,我先走了哈。”

    她脚底抹油溜了,剩下办公室几个人面面相觑:“这个女人真的要迎来第二春了?”

    程温直到坐进车里才松口气,心想自己刚才透露了点消息但没说全,这些八卦的家伙估计明天要抓着自己盘问个彻底了。不过没关系,齐明柳还在等着,今晚先跑再说。

    “下!班!”程温在工位上伸个懒腰,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又回去吃?”对面的同事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来,问道。

    “不是。”

    同事惊讶,“你不是嫌弃食堂晚上的都是剩菜吗?怎么突然要留下来吃啦?”

    “难道我就只有回去和留下两个选择吗?”程温笑道:“我出去吃。”

    “等下,不对劲。”另一个同事凑过来,“我怎么记得你大前天也是这么说的?”

    大家一发现有八卦全都不走了,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相亲也没这么频繁的吧,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是谁是谁?我们认识吗?”

    “不会是你之前的相亲对象吧?!”

    “怎么不可能呢?”程温冷不丁接话,“你们随意,我先走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