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在心中暗想,这位老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呢?

    想想很快就能见到传说中的六师兄,凤舞内心还是有点激动的呢。

    没多久,石门便自动打开了。

    凤舞和巨雕齐齐朝门口方向望去……

    却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从门口走出来,他神色淡然,目光偏冷,让人轻易不敢亲近。

    别看巨雕敢训斥皇后,但这会儿在老者面前,它乖乖低垂着脑袋,乖巧的不得了。

    “是他!就是他!”彩凤鸟激动的声音出现在凤舞脑海里,它口中喃喃自语:“可是,他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呢?他怎么就这么老了呢……原来他老了也这样丑啊?”

    彩凤鸟最后一句话差点将凤舞逗乐,她好不容易才崩住。

    不过到底还是引起了这位老祖的注意。

    那道犀利眸子冷冰冰射来!

    凤舞忙敛容,低垂着脑袋,眼观鼻鼻观心,再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老祖不过一扫而过,注意力没有在凤舞身上多停留,毕竟现在她扮演的是一个小太监。

    老祖走到北燕帝面前,细细观察了他的病,然后进行把脉。

    北燕帝见到老祖后,提起的心却高高放下了,老祖无所不能,所以他一定没事的。

    但是老祖把脉开始,眉头就一直是皱着的……

    不久后,他长长叹一口气,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老祖看着北燕帝,道:“你这病,不好治啊。”

    北燕帝:“???”

    老祖再次摇头道:“你这病,当世,无人能治啊。”

    北燕帝:“???!!!”

    说好的老祖无所不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