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司正大人才刚回到家中,写完了奏章没多久,家里就出事了。

    有人来找他。

    司正大人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眼眸微微眯起,这人他见过的。

    是日常跟在娆公主身边的人。

    “司正大人见过奴婢?”彩霞开口,目光淡淡看了司正大人一眼。

    司正大人正三品,掌决讼狱,三大司法长官之一,但是在彩霞眼中,却仅仅只是一个官而已,因为奴凭主贵,她家主子未来是君。

    司正大人看到彩霞,心中暗暗叹气……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大人既然认出我,那有些话咱们就不必绕来绕去了,就明说了吧。”彩霞目光定定看着司正大人。

    司正大人差点被气笑了。

    因为呼延逸晨这件事,他跑去见了大皇子,大皇子对他的态度温和谦逊,但现在娆公主身边的一个丫鬟居然就在他面前趾高气扬了,当真是有意思。

    司正大人坐在椅子上,神色依旧,目光有些冷。

    彩霞微微蹙眉,难道这回司正大人不给公主面子?

    想到这,她漫步走到司正大人面前,目光直直盯着他:“大人在笑什么?”

    司正大人没有说话,只盯着她瞧。

    彩霞轻咳一声:“如果没猜错的话,大人正在查呼延逸晨家中案子吧?”

    司正大人不置可否。

    彩霞目光盯着他:“这件事案子……我们公主有话说。”

    “哦?”司正大人笑眯眯看着她:“不知娆公主有何话说?”

    彩霞定定望着他,严肃中带了一丝警告意味:“我们公主的意思是,这件事能按下就按下吧,司正大人也挺忙的,别累坏了您老人家。”

    司正大人被气笑了。

    娆公主还想只手遮天?简直嚣张狂妄!

    “司正大人好像有不同意见?”彩霞皱眉,这有些出乎她意料了,因为公主让她来的时候,直接就是一句话,让那老头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