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进入到室内,不是旁人,正是司正夫人。

    “老爷,那位是娆公主贴身侍女,您这样……真的可以吗?”司正夫人暗暗咬牙。

    司正大人吐出一口气:“此事涉及到大皇子和娆公主,帝位之争,岂能儿戏?此事咱们两家都不掺和,不站队,保持中立,只支持陛下就是。”

    司正夫人:“若是娆公主报复……”

    司正大人苦笑:“那也得她有本事登基为帝再说。”

    司正夫人:“她背后除了陛下,可还有老祖……不是说老祖只对她一个人好吗?就连陛下都倾向于她吗……”

    司正大人摇头:“……若她真是那样的人,让她登基为帝,那北燕才真正是迎来至暗时刻,不行,老夫决不允许!”

    司正夫人苦笑……希望事情不会到那一步。

    彩霞回去后,将司正大人的反应告诉娆公主。

    娆公主微眯着眼盯着彩霞:“他真是这样反应?”

    彩霞低垂着眼眸,恭恭敬敬:“奴婢已经很恭敬了,可司正大人说什么都不愿意拦下此事,还说奏章已经派人送入皇宫了。”

    按照北燕国的规定,奏章都会在当日送入皇宫呈陛下御览,第二日早朝陛下会拿出来供群臣商议。

    这件事若是拿到文武百官面前……

    娆公主既愤怒又头疼。

    愤怒的是她失去了那么多高手!她统共才多少个灵国境强者……之前她真是疯了,才会派去那么多,可她哪里知道大皇子的人会突然出现?!

    娆公主想到了训诫之臂,又由训诫之臂带到了那个丑兮兮的丫头……自从碰上她知道,自己就倒霉了,想想真是不爽呢。

    “派人将她给我杀了!”娆公主愤怒道。

    她?谁?彩霞有些疑惑,但是对上娆公主那吃人的目光,她顿时反应过来:“那位住在小器铺的丑姑娘吗?公主……之前派了那么多高手也没杀掉她,现在……”

    “而且,那会不会是大皇子的计谋?他早就得了消息?那他现在会不会还派人守在那……”才下接连不断放出问题。

    娆公主心中越发怒了!

    “算了,这个人你让人盯着,一旦落单,立刻杀了她!”娆公主咬牙切齿,“还有训诫之臂,务必要弄到手!”

    她十八岁生辰很快就要到了,老祖曾经说过,若没意外,她会在十八岁生辰宴上得到昊元丹,从此神功大成,坐拥万里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