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屋里躺倒一地的灵国境强者,呼延逸晨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怔怔望着凤舞:“我……我……我居然杀了四名灵国境强者?我的天啊……”

    呼延逸晨觉得,自己才灵侯境八星,距离这些灵国境强者太遥远了,可是现在躺在屋里的这四名灵国境强者……真的死在他手上啊!

    “简直就跟做梦似的……”呼延逸晨到现在都还没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而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彩凤鸟的惊呼声。

    它虽然有隐身术,但灵国境巅峰强者的实力却非同一般。

    更何况外面还有两位灵国境巅峰强者,还有三位灵国境中阶强者……

    “终于将他们全都杀了,我们出去吧!”呼延逸晨以为没事了,携手凤舞就要出去,但是凤舞却用怪异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告诉他这个真相。

    “什么?!”

    呼延逸晨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他紧张瞪着凤舞:“还有……还有三名灵国境中阶和两名灵国境巅峰?!”

    凤舞点点头。

    呼延逸晨:“!!!”

    “北燕的高手,今晚上全来了吗?!”

    凤舞摊手:“或许呢。”

    呼延逸晨:“那我们会死吗?”

    凤舞:“不会。”

    呼延逸晨:“可是这么多强者,我们……我爷爷虽然厉害,可他也就炼器厉害,修为方面帮不上忙啊。”

    凤舞侧耳倾听门外,眉头微微蹙起,问呼延逸晨:“我让你送出去的信,你送出去了吗?”

    呼延逸晨:“当然!我已经让人悄悄送过去了,这不是担心娆公主派人监视着我们这吗?我是私底下使人传进大皇子府的。”

    凤舞点头,自言自语:“按理来说,他的人也该来了。”

    呼延逸晨:“谁的人?”

    凤舞:“大皇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