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人家北燕的地盘……大皇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凤舞给呼延逸晨使眼色,可谁知道这位二哈少年却傻的冒泡,一脸真诚的对凤舞道:“真的,就只有你能对付那丫头,大皇子不行!如果他行的话,这些年早就帮我报仇了,还用等到现在?”

    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凤舞下意识朝着大皇子望去。

    果然,大皇子的脸色已经不是难看能形容了,简直黑的不能见人了。

    求生欲很强的凤舞:“我怎么就能对付那个人了?”

    谁知,呼延逸晨却理直气壮:“你们君武帝国不是有一句话吗?恶人自有恶人磨,娆公主恶的出奇,可你这丫头比她更恶,所以只有你能磨撮她!我看好你!”

    呆滞当场的凤舞:“……”

    “哈哈哈哈哈——”大皇子指着呼延逸晨,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呼延逸晨疑惑看着大皇子,他说错了什么吗?

    而大皇子带来的那几位灵国境强者,此刻眸中都浮现一抹怪异之色。

    他们家这位大皇子日常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也就见到呼延逸晨的时候话多一点,可还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笑出声的。

    想到这,他们不由多看了凤舞一眼,在心中暗暗猜测这位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让大皇子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大皇子好奇望着凤舞,声音带了些许揶揄:“没想到你还是个大恶人,失敬失敬。”

    凤舞摆手:“彼此彼此。”

    呼延逸晨眼巴巴望着凤舞,凤舞没好气道:“去去去,赶紧将你的境界巩固一下,不然会有大问题的。”

    “嗯嗯!”

    呼延逸晨现在可听凤舞话了,简直就是凤舞说什么就是什么,屁颠屁颠跑去打坐巩固境界去了。

    大皇子和呼延老头对视一眼,彼此苦笑摇头,呼延逸晨何曾如此听话过?

    呼延老头自行离开,大皇子坐在凤舞对面,笑眯眯看着她:“接下来你准备如何做?”

    凤舞盯着大皇子,将这个问题抛回去:“您又准备如何呢?”

    大皇子道:“你杀了娆公主的得力属下,你觉得,天亮之后她会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