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东桑国人追杀很有一套,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似乎能咬着她不放。

    所以如果单独一个人的话,危险会大很多。

    那么,她能不去北燕,转而回君武帝国吗?

    凤舞摸摸飞回后躺在她怀里的彩凤鸟。

    按照彩凤鸟的说法,它确实感应到左家高手和花家高手正在对她进行地毯式搜索,并且,他们伪装在人群里。

    至于君临渊……

    彩凤鸟很疑惑表示,它并没有感应到君临渊的气息。

    凤舞只能叹气了。

    现在就算不往北燕走都不行了,更何况还有令狐大师那段话,所以这段路程她是必须要走完的,而且还必须在三个月之内。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了。

    凤舞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跟着这支队伍一起行动,然后自己再隐瞒住灵气的话,应该能瞒的过去。

    想到这,凤舞手掌覆盖在自己丹田之处。

    之前恢复的一点修为……她,必须给封住了。

    “你真的要和他们一道走?!”

    彩凤鸟的声音在凤舞脑海中响起。

    凤舞点点头:“嗯。”

    彩凤鸟有些着急:“可是这些手无寸铁之力,他们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户了,他们如何保护你!”

    凤舞淡淡一笑,同样在脑海里回复彩凤鸟:“现在能保护我的,恰恰就是他们这群手无寸铁之力的人。”

    彩凤鸟还想说话,凤舞却摆摆手:“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在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凤舞一夜无眠。

    第二日一早,四婶她们早早就起来了。

    这支队伍,四叔明显是领头人,他将每一房都分为一个小队,有的捡拾柴火,有的埋锅做饭,有的挖野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