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能清晰听到那个被大人夹在腋下的小男孩一边哭一边说:“呜呜呜,四叔,真不是我把小书推进河里的,是他自己要捞鱼,三丫姐跳下去救他了,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

    然后他们就看到凤舞拎着两个孩子上岸了。

    那位被叫四叔的快步冲上来,一把冲凤舞怀里夺走两个孩子!

    “小书!小书!”

    “三丫!三丫!”

    无论怎么喊,两个小孩子都一动不动,眼睛更是死死闭着。

    凤舞差点被那位四叔撞开,不过看到他那么紧张这两个孩子……这大概就是亲爹了。

    凤舞用灵气将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裳烘干,再抬头看时,发现那位四叔赤红着一双眼睛,正在狠狠抹泪。

    四叔旁边,好几个人眼睛都红红的,也都在劝他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

    凤舞上前,微微蹙眉:“他们还没死呢。”

    刷刷刷,一时间,这些人的目光全都望向凤舞!

    凤舞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些人衣衫破旧,看起来张兮兮的,也就只比乞丐好一点。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还没呢,节哀顺变什么?”

    四叔已经说不出话来,一旁的一位年纪略轻的人盯了凤舞一眼:“你是谁?你胡说什么?他们名米已经没气了!”

    四叔将这位年轻人拽开:“老五,冷静点,刚才是这位姑娘将小书和三丫从河里捞出来的。”

    这一点,大家都看到了,所以老五没有再说什么,只不过他盯着凤舞的目光依旧有些不善。

    四叔抹了一把泪,朝凤舞深深鞠躬:“姑娘,方才的事,多谢了!”

    凤舞看到,他弯下腰,眼泪顺着额头,滚落进泥土里。

    凤舞:“……”

    她知道对这位四叔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凤舞原本不太想出手的,因为出手等于耽误时间,耽误时间,以及运用灵气救人,极有可能会被银发蝴蝶面具人追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