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霖:“好呀。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你这丫头胆子可真大,这样的事都干的出来?炎灵那丫头,背后代表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炎灵那丫头?”凤舞抓住洛子霖话语中的漏洞,她眼眸微微半眯着,斜睨了洛子霖一眼:“我怎么听着,你和那位炎灵郡主很熟悉啊?你们关系很好?”

    洛子霖却否认:“什么叫关系很好?是她想跟我关系很好,那我肯定不会跟她扯上关系呀。”

    凤舞瞟了洛子霖一眼。

    洛子霖:“不信?”

    凤舞嗯了一声。

    洛子霖还是那句话:“反正等以后你就信了。”

    皇宫内,君武帝因为忧心来自大衍皇朝的威胁,病了。

    独孤皇后当即便将这件事告知太后。

    “皇帝病了?”太后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就慌了,“皇帝身子骨这么好,怎么会生病?从什么时候开始生病了的?”

    一开始独孤皇后还吞吞吐吐的,但最后终于还是为难的告诉太后:“自从凤舞来了一趟皇宫后,也不知道她和陛下说了什么……那日之后陛下情绪就有些不稳定了,这几日一直郁郁寡欢,渐渐的身子有恙……”

    太后的脸色瞬间低沉下来,难看至极:“是她?怎么又是她?!她不是已经消失一段时间了吗?怎么又出来了?我就知道,只要她一出来就准没好事!”

    太后越想越气,猛的一拍桌子:“上次君君和她一起回来,后来君君就不见了,就连哀家想要见君君一面都不能,现在反倒是她和君君的关系比哀家更近了是吧?!”

    独孤皇后看到太后义愤填膺的模样,心中暗喜,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可能是太子殿下,闭关吧?”

    太后气道:“闭关闭关!就算闭关,遣人和哀家说一声都不行吗?而且哀家怎么觉得……皇帝生病的事,和君君有关?”

    “莫不是……君君遭遇了不测?!”太后脑洞大开,想到这,她哪里还坐得住,当即就往外跑。

    皇后赶紧跟上去。

    一群的宫女嬷嬷们也都快步追上去。

    皇帝的寝宫。

    “皇帝!”太后到了后,看到君武帝国正在挣扎着起来,忙上前扶他,阻止他挣扎着起来行礼。

    “皇帝的病体,如何了?!”太后问站立在一旁的楚太医。

    楚太医忙说陛下的身子没有大碍,只是忧思过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