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个人,是没机会进入的,进去了也是必死。”

    “你们现在已经四个人了,还缺一位。”洛子霖看着凤舞:“皇朝路关系重大,你谨慎考虑这个人选。”

    凤舞想了想,问洛子霖:“就四个人可以吗?”

    洛子霖摇头:“不行哦,必须得五个人。”

    凤舞:“……你不行?”

    洛子霖:“我已经参加过了,而且我是灵皇境,所以不行的。”

    凤舞:“……”她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好的人选来。

    “小舞!小舞!”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以及焦急的声音,凤舞回头抬眸望去,发现前方一道人影犹如小龙卷风似的席卷而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久违了的御冥夜。

    “我可以我可以!”御冥夜兴冲冲跑进来,一边跑还一边举着手,生怕谁会将他落下似的。

    风浔看到御冥夜,顿时就郁闷了,嘀咕了一句:“怎么看着还这么不靠谱呢。”

    御冥夜瞟了风浔一眼,便不再理会他了,转身跑到凤舞身边,想拉凤舞小手手,可是凤舞不给拉,于是御冥夜便只能去拉她的衣袖。

    “小舞小舞,带我去带我去呗?”

    凤舞:“……”

    风浔都看呆了,玄奕则扶额,朝歌也无语……

    凤舞看了看风浔,再看看洛子霖:“那就他吧?”

    洛子霖点头:“你决定就好,对了,这是洛家的家牌,你在皇朝路上,若是遇到危险,拿出这个牌子或许能好使,毕竟洛家可是四大绝顶势力之一。”

    凤舞好奇:“四大绝顶势力?那都是什么?”

    洛子霖道:“你想象中的大衍皇朝,是不是势力笼罩着整块大衍陆地,是大陆的主宰,万民敬仰,无人敢质疑的存在?”

    凤舞:“难道不是吗?”

    洛子霖道:“是,也不是。以前的大衍皇朝确实如此,但自从牧九州大人退出皇朝后,这整个皇朝的掌控力就下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