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至北却微微摇头,对风向南道:“不行。”

    风向南:“雪至北,你不守规矩。这本是灵圣境战场,不应该牵扯灵国境。”

    雪至北冷笑道:“她一个灵国境非要来送死,谁阻止的了呢?”

    “更何况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规矩?那就是用来打破的。”

    雪至北道:“既然你不愿意了断,那么……也罢,留她一条小命也不是不行。”

    雪至北笑眯眯的目光看着凤舞,道:“小丫头,现在给你一个生的机会。”

    “这个机会可是你那位义父舍命为你求的哦。”

    铮的一声,雪至北将手中剑丢在凤舞面前。

    “拿起这把剑,你亲手杀死风向南,你就能活了,去吧。”

    雪至北笑眯眯看着凤舞,他期待着,风向南被自己守护之人亲手杀死的感觉。

    风向南死死盯着他这位一生的宿敌,身形剧烈震动,眼眸更是紧缩。

    因为雪至北丢了一个最大的难题出来。

    一个考验人性的难题。

    “不需要。”风向南生怕凤舞难做,他上前一步,捡起那柄剑,直接就要往自己咽喉处抹去。

    “且慢!”凤舞急急抓住那柄剑。

    可是风向南却决意如此。

    “义父!”凤舞气的咬牙,“绝对不可如此,把剑放下!”

    可是风向南却依旧没有放下。

    凤舞气的喊出来:“您到底哪来的自信,杀了您之后,对面的会放过我?是他们的信用,还是他们的良心?”

    “如果他们有信用和良心的话,早早就签订的和平条约,他们岂回直接撕毁?”

    “义父,他们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要信,唯一能信的,就是实力!”

    风向南内心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