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被一句话噎住了,忙将信筒递给小世子。

    小世子不耐烦的打开信筒,展开卷成细小团的信,随意扫一眼。

    只这一眼,他就有些愣住。

    他揉揉眼睛,再看一遍,发现眼前的字迹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并不是他眼花?!

    “世子?”

    “小世子?”

    护卫们小声提醒。

    小世子抬眸望了不远处那座宅院,眼眸浮现一抹阴沉之色,下一刻他直接摆手道:“行了,回去吧。”

    “还有,将这只信鸽带走,将这里清洗干净!”

    “不许让任何人知道本世子今日射死了一只信鸽,可明白?!”

    小世子并不是完全草包,当他板起脸来的时候,还是很有威严的。

    “是。”

    几名护卫面面相觑,看来……是真的发生什么事了。

    而此刻的小世子则飞奔跑去找荆王……

    没人知道这对父子在房间里嘀嘀咕咕些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荆王当晚,震怒!

    两父子嘀咕完后,荆王拍着小世子肩膀:“你这小子,本王以前可真小瞧了你,这次干的不错。”

    小世子第一次得父王如此夸,心中欢喜极了,暗自握紧拳头,决定之后再做些让父王惊艳的事情来!

    第二日。

    “你随本王走一趟。”

    荆王指着凤舞,淡淡开口。

    “是。”凤舞赶紧应下。

    而此刻在荆王面前统共有四名护卫,他就只点了凤舞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