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灵郡主真的笑了:“他冷夜衡算个什么东西,本郡主杀了便杀了,还想本郡主以命相抵?”

    东桑帝依旧没有说话,但凤舞能从他脸上看到愤怒和懊恼之色。

    凤舞在心里暗暗想着,这一刻,东桑帝心中是否会有一点点后悔?后悔失去国家尊严的和大衍皇朝闲扯这么深?

    炎灵郡主见东桑帝快自己气的快爆炸了,又接收到马泉泉警告的视线,她这才冷笑道:“当然,我大衍皇朝一向善待盟友,东桑国是我们大衍皇朝的盟友,本郡主又岂敢不讲道理?”

    不过,炎灵郡主是决计不会将神化石交出来给东桑帝看的。

    “冷夜衡他得罪我了。”炎灵郡主傲慢道。

    东桑帝强力抑制住愤怒:“他如何得罪你了?”

    炎灵郡主:“他偷窥本公主沐浴,你说呢!”

    东桑帝:“口说无凭,证据。”

    炎灵郡主不耐烦的瞪着东桑帝,她都已经这么费心编造证据了,东桑帝怎么还不信呢?

    炎灵郡主甩脸色:“本郡主已经说这么清楚明白了,还要什么证据?冷夜衡已经死了,就是最好的证据!如果他好好的,本郡主不杀别人,为何要去杀他?!”

    “这就是我的交代!”炎灵郡主甩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对了。”炎灵郡主忽的转身盯着东桑帝:“我们大衍皇朝第二批强者很快就要到了,他们的实力……可比第一批要强的多,至于强大到什么程度,陛下应该猜的到吧?”

    “陛下应该不会希望,我们大衍皇朝的强者过来,第一个打的不是君武帝国,而是东桑国吧?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炎灵郡主狂傲的扬长而去。

    东桑帝手指紧握成拳,面色僵硬,但如果了解的他的人,这会儿已经看出来,他们的陛下内心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陛下,难道就在她这样走了?”

    荆王皱眉望着东桑国:“她能随手杀二皇子,那其他人……”

    岂不是都可以随意杀?

    东桑帝本欲将炎灵郡主拿下,但炎灵郡主最后那段话确实威胁到他了。

    第二批来了两名灵圣境巅峰强者,一位是马泉泉,还有一位走访大陆其余国度了,尚未归来,而第二批强者比第一批还要强的多……

    东桑帝深吸一口气,盯了荆王一眼,冷声道:“你们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