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灵郡主也毫不示弱。

    东桑帝面色铁青,差点被气炸。

    炎灵郡主心情也不好,以往她来的时候,东桑帝对她可热情了,不会让她就这样干站在台阶下,会立刻赐座。

    这时候,就会有小太监屁颠屁颠端着椅子过来让她侧坐着。

    但是这次没有。

    东桑帝就故意让她站在台下。

    这让炎灵郡主心中暗怒。

    互相冷视了一会,最后还是炎灵郡主先开的口。

    “陛下可是问冷夜衡的事?”炎灵郡主即便先开的口,语气也是很傲慢的。

    东桑帝目光冷凝:“你告诉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凤舞好奇望着这两个人。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炎灵郡主看中了她什么,竟然让她陪着进宫,原本的大丫鬟侍剑反倒被留在了府中。

    这是凤舞第一次亲眼见到东桑帝。

    趁着他和炎灵郡主剑拔弩张的时候,凤舞偷偷瞄了东桑帝一眼。

    这位东桑帝比她想象中的要年轻一些。如果和君武帝比的话……凤舞发现,东桑帝实力比君武帝要强,但他身上没有那种一国之君的霸气,似乎常年被人压制着妥协的感觉。

    凤舞原本印象中的东桑帝可不是这样的。

    一个拥有血契制度的国家,应该是铁血霸主才是,但看了东桑帝后……虽然他表面上如此,但凤舞知道,他内心因为妥协太多,所以不够坚韧。

    凤舞在心中暗暗摇头,这样的君王,小日子过的肯定不如君武帝舒服。

    就在凤舞愣神这一小会功夫,炎灵郡主已经和东桑帝针锋相对了。

    炎灵郡主拾级而上,竟直接上了玉石台阶,走到东桑帝面前。

    这放在东桑国内,还从来没人敢这样做过!

    闵大人面色难看至极,而荆王眸中却浮现一抹嘲讽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