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救……我……”北燕帝只能出声提醒老祖。

    这句话,他是憋红了脸,拼尽所有力气说的。

    老祖默默看了北燕帝一眼,长长叹息一声:“老夫会传灵气给你,这是老夫唯一的办法了,看能缓解你多少吧。”

    治好?那是不可能的。

    北燕帝简直难以置信,老祖还有不会的?他不是无所不能的吗?

    可是……他说的也对,他老人家好像确实最擅长炼器,于医术一途……

    果然……

    当老祖将灵气逼入北燕帝经络五脏六腑之内后,确实有缓解北燕帝的情况,至少现在的他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多谢老祖。”北燕帝长长吐出一口气。

    能恢复说话已经跨越一大步了,只要再坚持一下下……

    谁知,北燕帝才刚刚这么想,老祖就无情的破灭他的幻想。

    “你别想太多了,老夫该尽的力已经尽完了,再没有别的办法能治你了。”老人家淡淡开口,语气冷然。

    北燕帝愣在当场。

    他虽然能开口说话,可他还是不能动啊……

    “老祖,那我……以后……”

    在老祖面前,北燕帝岂敢称朕?

    老祖摆摆手,淡定道:“可惜二师兄不在,二师兄的医术是最好的,若是能寻到他,你的病也未必就不能治。”

    “那,那位尊者……”北燕帝问。

    老祖脸上再次浮现缅怀之色,他摆摆手,不想再和北燕帝多说什么,站起来就走。

    “老祖,老祖……”北燕帝慌了,这到底什么情况啊?难道他一辈子都要这样了?

    可是老祖并没有因为他的呐喊而留步。

    就在这时候,一直垂手站立在北燕帝床边的小太监却动了,他竟追了老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