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回去要好好问问他的小徒弟,这几日在塔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

    而他的小徒弟,正是小赵公公。

    北燕帝并不知道就这么一瞬间,赵公公内心就转了这么多心思,他听到娆惜公主和皇后来了,当即眉头紧蹙,面露不虞之色。

    不过北燕帝到底是北燕帝,他很快就调整面部表情,淡淡道:“让他们进来。”

    至少现在还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母后黑手是娆惜和皇后,这么多年的宠爱,不是说失去就失去的。

    皇后和娆惜公主很快就进来了。

    在大皇子眼里,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皇后依旧是温柔可亲,面带微笑,母仪天下的风范恰到好处。

    娆公主活泼可爱,挽着北燕帝的胳膊,亲昵的说说笑笑。

    而他这个母妃已逝的大皇子,似乎是多余的,怎么都融不进去他们当中。

    在他成长岁月中,无数次无数次都这样了,从一开始的伤心难过,到后来的故作不在意,再到后来的麻木……但现在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大皇子心想,应该就是那份底气吧?

    凤舞站在他这边的底气。

    有了这份底气,他现在看到他们如此时,并不羡慕,反而看出娆惜和皇后肢体面部很多演戏的痕迹。

    娆惜挽着北燕帝胳膊,几乎半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娆惜公主:“父皇,儿臣明日就生辰了呢,您是不是忘了呀?”

    北燕帝脸上看不出任何痕迹,他一如以往的摸摸娆惜公主脑袋,疼爱道:“父皇岂会忘记?”

    娆惜公主眼眸中浮现一抹欣喜,语态也是小女儿的娇憨:“真的吗?”

    北燕帝点点她鼻尖:“自然是真的,朕什么时候诓过你?”

    娆惜公主很是开心,便道:“那父皇想送女儿什么礼物呢?”

    北燕帝:“娆儿想要什么,朕便给你什么。”

    娆惜公主笑:“那父皇将这万里锦绣山河赐予儿臣,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