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浔瞥了凤舞一眼,漫不经心道:“你都还在被人追杀呢,他都自责死了,哪里还顾得上他自己的伤啊。”

    凤舞果然心疼了,小眉头紧蹙着,急的在原地转圈。

    风浔见凤舞如此,嘴角微微上扬,不过很快又压下去,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

    君临渊确实受伤了,但这就是个神人啊,康复贼快呢,他之所以说的更严重一些,就是要让他家这位傻妹妹自责加愧疚。

    他们俩都都兜兜转转多久啦?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呢,风浔觉得要是他的,这会儿儿砸都能满地跑了。

    所以,他就来当这个神助攻吧!

    凤舞真的急了,口中直念叨:“他怎会如此……他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风浔双手环臂,瞥了凤舞一眼道:“那还不是因为喜欢某人了呗。”

    凤舞瞪他一眼:“你不要再说了。”

    风浔继续自言自语:“我可怜的君老大啊,内伤那么严重,脸色都是惨白惨白的,薄唇都白成一条线了,可还一路追杀那些人,唉……”

    凤舞瞪着风浔:“我想见他!我现在就要见到他!”

    风浔心中一凛,哎哟有门!

    只可惜……

    他叹了口气:“别说我了,现在怕是没一个人能找到他……唉,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荒郊野外会不会晕死过去……”

    凤舞脑海里浮现一幕君临渊捂着胸口独自行走在荒野丛林中,最后支撑不住晕死过去的画面……

    一时急的不行!

    偏偏这时候,风浔还瞥她一眼:“着急了吧?想他了吧?担心他了吧?”

    凤舞瞪风浔一眼,这次却没有急着否认。

    风浔心中暗笑,看看,这不是有进步了吗?

    帝都不是一日建成的,这俩只呀……有进步就行。

    “明日,他应该会来的吧?”凤舞盯着风浔。

    风浔认真道:“君老大最重承诺,你看,他说了要保护你,就真的拼了命的保护你。明日他说要比试,就算拖着病体,也一定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