娆惜公主?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呼延逸晨盯着对方,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了。

    他一直拿娆惜公主当敌人,可是娆惜公主对他却……并没有看在眼里吧!想到这,呼延逸晨更是气的握拳!

    “咦——”

    娆惜公主看到呼延逸晨身边的风浔,微微惊了一下。

    因为都是彼此国度的王公贵胄,所以走动过,娆惜公主认出他来了。

    “你是……风浔?!”娆惜公主盯着风浔,眼眸闪闪发亮!

    这还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想找君临渊找不到,但风浔是君临渊的发小,两人关系好着呢,只要有他在手……还怕不知道君临渊在何处?!

    所以在看到风浔那一瞬间,原本欲对呼延逸晨散发公主威仪的当即忍住,并且露出温柔和善的微笑,言行举止很是得体。

    风浔自然也认出了她。

    “原来是娆惜公主啊……”风浔的尾音拖的很长,还微微上翘。

    他在心中暗想,原来就是这位娆惜公主在暗地里追杀他们家小舞啊,啧啧,今日可真是冤家路窄了呢!

    风浔可是记仇小能手,他将娆惜公主面容深深烙印在脑海里,决定很快就可以伺机报复了。

    娆惜公主对拦住他们马车的军官道出风浔的身份。

    君武帝国的王公贵胄啊……但是守门的将军明显是得了命令了,依旧不予以放心。

    娆惜公主沉下脸来,带着威胁:“本公主的话也不听了?”

    将军忙道不敢。

    就在这时候,有人高呼大皇子到。

    大皇子的马车缓缓驶来,看到眼前这一门,身为大皇子的侍从,全溪便主动替主子问是什么回事。

    大皇子却笑着道:“他们都是本宫邀请的贵客,放行吧。”

    然后娆惜公主就看到,那守门的将军……竟然真的给大皇子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