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殿下大马金刀往他面前一坐,目光定定瞟着他。

    御冥夜原本满身的酒气,但是在见到君临渊的一刹那,酒,醒了!

    “你你你——”御冥夜下意识往后倒退一步,哐当一声,他身子撞击到后面的桌子,那上面的杯碟碗筷哐当哐当往下面掉。

    而御冥夜脚底一滑,哐当一声跪倒在地。

    而他跪的……还是君临渊方向。

    三位灵圣境长老听到响动,虽然没有出来,但目光却都往这边瞟。

    灵圣境强者有灵圣境强者的尊严,一般的事,他们并不会大惊小怪的冲上去。

    君临渊也有些出乎意料,他有点想扶额了。

    就他?

    自己情敌?

    御冥夜生怕君临渊说出“免礼平身”这四个字,赶紧从地上站起来,气势汹汹瞪着君临渊:“你,你想干嘛!”

    君殿下也就在凤舞面前是君三岁,在旁人面前,那就是君大魔王!

    所以他冷冰冰瞟御冥夜一眼,御冥夜内心就颤抖一下。

    “御冥夜?”君殿下取了一个未曾动过的茶碗,慢条斯理的给自己斟茶,然后左手撑在桌面,右手端着茶碗,不疾不徐说了一句。

    “是,就是我,怎样?!”御冥夜虽然有点慌,但心中又有一种莫明窃喜,君临渊终于知道他名字的呢!

    一年多以前,他连自己是谁都没听过呢,这就是进步!御冥夜在心中暗自得意。

    “嗯?”君临渊微微拧眉,他不明白御冥夜在得意什么。

    “你和我家阿舞……”君殿下话还没说完,就遭御冥夜打断。

    御冥夜想到自己身后有三位灵圣境长老呢,三位呢!他怕个鬼哦!

    于是他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瞪着君临渊:“你家阿舞?怎么就是你家阿舞了?你问过她意见了吗?她同意了吗?”

    君殿下似笑非笑看着他,那目光充满了……挑衅!

    御冥夜气坏了,因为君临渊看他的目光,就好像他是智障似的,但电光火石间,御冥夜突然想起来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