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延六师兄对君临渊这个外人的观感,比之前稍稍好一点了,毕竟自己才是师妹最喜欢的师兄,这一点上,已经赢了!

    呼延老祖带着凤舞雄赳赳的去看君临渊了。

    “他这是受了很严重内伤啊。”呼延老祖回头冲着凤舞道。

    凤舞望着呼延老祖,认真点头:“嗯嗯嗯——”

    她当然知道君临渊这回受的是内伤啊,外伤她都已经包扎好了,不会有问题,但内伤……

    凤舞能感应到,此刻的君临渊,灵魂就像燃烧到只剩下最后一小截的烛火,明明灭灭,就担心一个大浪过去,就……

    呼延老祖皱眉道:“这内伤……不好治啊。”

    凤舞拽着呼延老祖衣袖,眼巴巴望着他,眼中充满了祈求之色。

    呼延老祖眉头紧蹙!

    凤舞知道他老人家在忧愁什么。

    要治疗君临渊的内伤,光靠她的药丸是不行的,必须得有一位超级强者用灵气渡进君临渊丹田内……得是非常厉害的人才行。

    凤舞充满期待的眼眸望着呼延老祖,闪闪发光。

    呼延老祖有些纠结……

    因为他自己也正卡在晋升门槛上,灵气这东西……消耗了确实能恢复,可君临渊这少年,谁知道他会吸多少?

    呼延老祖忧愁的摸着胡子,喃喃自语:“他天赋越强,吸收的灵气越多。”

    呼延老祖瞅了凤舞一眼。

    凤舞赶紧露出一副与六师兄同悲的表情,还配合的点点头。

    呼延老祖见小师妹如此理解自己,顿时好受多了,他又再次嘟囔道:“师兄这灵气积攒不易啊,这马上都快晋升了唉……”有些不舍的啊。

    凤舞眼巴巴瞅着呼延老祖,扁着小嘴,那小模样可怜极了。

    呼延老祖看着小丫头欲言又止,想说又怕伤了自己模样,到底还是心疼自家小师妹,抬手摸摸她小脑袋:“……真的……非要师兄治他?”

    凤舞心中也是纠结啊,一边是快晋升的师兄,一边是生死未卜的君临渊……凤舞的小心心开始偏呀偏移着……

    渐渐偏向了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