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听的声音带蛊一般,只是丁旖早已浑身无力。

    不等他回答,骆刑声拉着她的手握在他X器处,缓缓地带着她上下撸动。

    丁旖脸上的泪还没g,就听见男人的轻喘从头顶传来,她作恶地对着X器使劲一捏。

    “嗯...”

    男人闷哼一声,“真不乖。”

    骆刑声低头吻上她的脸,像是要把她的泪吻g,身下的手加快了撸动。

    密密麻麻的吻落下,丁旖张了张嘴,不知所措。

    这一张嘴正好让男人的舌头滑了进来,激烈的吻声透着男人浓烈的x1nyU。

    骆刑声克制住再次压倒nV人的yUwaNg,只得紧紧抱住她。

    丁旖被吻得迷乱,手也自然而然地加快了动作,就连男人的手早已松开转向握上了她的浑圆都不知道。

    X器像是cHa入x一般,在她的手里ch0UcHaa来去。

    SHangRu被他捏的快要变形,怀里的人晕乎乎地SHeNY1N着,可Ai极了。

    骆刑声的ch0UcHaa也到了最后,一GUGU白浊S在她的手和两腿间。

    欢愉过后,丁旖直接睡了过去。

    骆刑声无奈地笑了笑,将人抱进了浴室。

    早晨丁旖是在骆刑声怀里醒来的,她被他揽着怀里,像极了热恋中的小情侣。

    下面的X器搁得她不舒服,她往外挪了挪,又被他捞了回来,抱得她更紧了。

    骆刑声还没睁眼,声音沉沉的:“别动,再睡会儿。”

    丁旖被他抱得有点呼x1难受,委屈地开口,“太紧了,呼x1不了了。”

    骆刑声睁了睁眼,看见怀里的人小脸泛着红,手松了松,又闭上眼。

    “我...”

    丁旖微微抬头见男人还在睡着,又把话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