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上完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已经是落日h昏,她拖着饿的咕噜咕噜叫的身T疲惫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却不想在大门口看见了熟悉的一伙人。

    “哎,哥,那beta在那。”

    一个满脸雀斑的alpha拍了拍蹲在花坛上的高敞,示意他往许愿那边看。

    许愿:“……”

    她的眼神和高敞对上,知道自己走不了了,于是不情不愿地挪动步子往他们那走。

    “大……大哥,您怎么在这啊……”

    许愿的额头都冒汗了,她光顾着学习把高敞这事儿给忘了。

    “先走。”

    高敞看了许愿一眼,从花坛上跳下来,径直往宿舍楼旁边的小树林走去。

    他身旁的小弟心领神会地一把拎住许愿的后脑勺,拖着她跟上了。

    “哥!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许愿yu哭无泪地双手往后用力掰着那alpha的手,却发现自己就是个菜J,根本掰不动。

    “叫你做的事呢?”

    幽深的小树林里,高敞俯身看着摔倒在地的许愿,一脚踩在她的大腿上,不耐烦地问。

    “哥,真不是我不做,是那谢繁最近总神龙见首不见尾,我没机会把他带到您那去啊。”

    许愿的腿被踩的生疼,却不敢露出痛苦的神sE,高敞也不听她狡辩,蹲下身将她的领口扯住。

    “就知道你这beta成不了什么气候。”

    说完,右手抬起,许愿看着立马双手抱头蜷缩成一个球。

    “别打我!别打我!”

    高敞的手一下停顿了下来,他扯起许愿的头,突然问道:“听说你成绩挺好?”

    “啊?是……是还可以……”

    是还可以,许愿的成绩一直卡在全年级前10%,这是圣特学院给予最高奖学金的范围。